苏黎_邱非我男票

火影中毒

归一

*微量自蛇

大蛇丸死了。
而在他死亡的三天前,佐良娜还刚带着小女儿来着做了一次全身检查。毕竟宇智波一族与漩涡一族血脉的结合,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出对身体有害的血继界限,在这种事上还是大蛇丸更专业。
佐良娜本来都做好了大蛇丸提出各种要求,要将婴儿多留一会做其他检查时该怎么坚定拒绝,所以当大蛇丸简单放人,又推掉了木叶提出机械新构想的投资制作时她心中满是诧异。这位九代目火影打量了大蛇丸半天,恨不得把写轮眼都开开来观察,直至那家伙又露出那阴测笑容,长的可怕的舌头舔了一圈嘴唇。
“哦呀,佐良娜你在期待着什么吗?呵呵,我也很可惜,如果不是最近有些麻烦事,真的想留你们母女两再多坐会呢……”
这话成功的让佐良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并立刻踏上回村路程,送她们到门口时大蛇丸才补上一句。
“对了,回村后让巳月回来一趟,我有事找他。”
佐良娜花了一天半时间回到木叶,巳月又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到达音忍村,统共三日。而巳月回到音忍村后没去实验室等其他任何地方寻找,而是径直去了大蛇丸的卧室,并在敲门无人应答后轻声一句“失礼了”便直接推门而入。他看见大蛇丸躺在他那张巨大圆床上,宽阔房间内空无一物,唯有一条白蛇蛇蜕被悉心保存在玻璃容器之内,放在床头。大蛇丸的衣服穿的整整齐齐,面容安详,外表就如同多年以前一样年轻,虽不再富有弹性而变得冷硬却依然白皙。
巳月在确认了大蛇丸的心脏确实停止后,便着手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觉得有必要知道的人们,沉着冷静的似乎没有一点悲伤。
知晓这件事的所有人,上到宇智波佐助,下到宇智波佐良娜都觉得是阴谋。他们都认为大蛇丸会在几天后突然冒出来,眯着金色蛇瞳告诉他们那不过是新的实验——毕竟他曾经就死过一次,还被封印,最后还不是活了过来?就连现在他的容貌也维持着年轻模样,岁月没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然而在他心脏停止跳动的第三天,被保护的极好的躯壳在众人注视下于瞬间化成了湮粉飞散。而一旁的巳月依旧挂着与大蛇丸无异的笑容,将湮粉聚集装进小盒子内封好,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对众人顺道。
“我说过了,父母已经死了。”
那语气中没有悲伤,平淡如水。
在认清事实后众人仔细回想,才发现或许大蛇丸早已预料到了今天。例如他在一年前便陆陆续续的解开下在水月、香磷和重吾身上的禁制,借着各类理由将他们派到其他村子里常驻,巳月更是早在多年前就正式成为了木叶的上忍。自此,宽阔基地便只剩下大蛇丸一人,以及常年监视着他的木叶暗部。
你说其他人?哪来的其他人,嘴上说着是音忍村,但实际上在第四次忍界大战后这个“村子”就只有大蛇丸,鹰小队与巳月这五人而已。毕竟招募村民这种事,木叶是断断不会允许大蛇丸去做的,实在是太危险。
而他口中的麻烦事,指的大概就是死期将至吧。
躯体粉碎后的湮粉一半被从高崖抛落,另一半则洒进海中,巳月亲手做的,无论是防止留下的基因被利用,还是按他一直追求的以旁观者的身份看“风车”转动,都是很好的选择。
这场仪式的见证者是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他两对大蛇丸死去一事还没有什么实感,特别是其中一人曾将其杀死又复活过。鸣人身为九尾人柱力,对情绪极为敏感,他惊讶于巳月在整个过程中的反应,因为鸣人没有感受巳月有一丝一毫的悲伤。
“七代目大人觉得我冷血吗?”
蓝白发的青年敏锐的察觉到鸣人的惊讶,两手合在偏长袖管内,与大蛇丸无异的金瞳直视鸣人如海蓝眸,脸上是浅淡笑意。
“我的确没有产生出悲伤的情绪,不过与其说是冷血,不如说我和他一样,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刻的发生。。”
“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父母的灵魂早在数次的躯体更换中变得伤痕累累,衰弱无比。如果不择手段的话应该是能找到修复的办法,即使是在木叶的看管下。”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那么做,这点原因即使是我也不清楚了呢。不过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父母自己的选择。”
“所以,我感受不到悲伤。”
————————————————————————
无尽黑暗中唯有一条小道上有着光亮,而路两旁则是暗不见底的深渊。倏地,面容可怖且染着鲜血之人填满深渊,双手用尽全力向上伸展想抓住什么,甚至想爬上路面,然而每次将要进入路面范围时又会被无形屏障挡开,发出凄惨哀嚎。
大蛇丸就走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身着死时所穿的和服沉着冷静,周围刺耳叫喊无法扰乱他半分,甚至还饶有趣味地摸着下巴,在路旁看了好一会——他依稀认出其中的几张面庞,是死于自己手下的家伙。
目光重回前路,耸耸肩再次迈开步伐前行,随着步伐前行,白绝虚像自大蛇丸的身上褪下,保持着迈步的模样留在原地,随后又有不同身形褪下,幻幽丸的,不知名女子的……唯一的共同处就是都曾为大蛇丸的“容器”。
伴随着一层层“容器”的离去,他的容貌也随之改变,当最后一层褪下后已是身着木叶马甲。然而身着木叶马甲的虚影也留在了原地,接下来是青年的他,少年的他……停止时已然是六岁的幼童模样。
脚步未停,周身的黑暗却有了画面,是三代目带着他去悼念父母时捡到白蛇蛇蜕的场景。深渊内的哀嚎者消去,取之而代的是早已记不清面容的双亲屹立于前方虚空之中向大蛇丸伸出双手,带着柔和笑容轻声细语的对他说“来吧。”
而那人对此视若无睹,仿佛他们不存在一般,未改坚定步伐。那站立在虚空之人在大蛇丸将他们抛在身后的那一刻,又再次落回深渊,没发出半点声响。
以黑暗为幕布的放映并未停止,绳树的死亡,断的死亡,亲手杀死老师……沾满鲜血的死亡回忆一幕幕出现,对应的人不断出现在前方路途的虚空又掉进深渊,他又从孩童重新长大,变回死亡时的那副模样。
路终于到了尽头,那里伫立着一扇绘制着精致花纹的白色门扉,大敞着向大蛇丸展示内里画面。里头一片没有具体景象,只有一片白色,而刚才一直没有出现的自来也与纲手就站在门里头,倚靠着门框一人提着一瓶清酒。
“大蛇丸,太慢了啊!”
那两人这么说着。
大蛇丸在门前停下脚步,伸手却不是接过递来的酒杯,而是触碰门把将其关上,目光淡漠。
“无聊的把戏。”
周身景象彻底消失重回黑暗,但路也并没有出现,他停下的地方刚刚好,再多一步就要踏进深渊。
这条路上大部分人会因为那些虚假的幻象早早地掉进深渊,极少数人识破了门的幻象挨到了最后也会发现前方再无通道,回头也只不过是重复徘徊的过程,最后绝望的接受诱惑又或是灵魂消散。正如同他所说的,这里是再无趣不过的幻境,创造出这幻境的人极力营造出的绝望场景,在大蛇丸看来不过是闹剧罢了。
他早就从秽土转生的灵魂们那里得知有极乐净土的存在,但大蛇丸从来不觉得自己死后会去往那里,若死后真的要去往一个地方,那他的归处绝对是地狱。
——不过这里就是“地狱”?做出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来让人绝望?若真的是地狱,这种浅显的圈套也太让他失望了。
大蛇丸向来不是乐于去做无用功的人,先不说他早已认定了自己的归处,而这个把戏本身也无趣让他犯困。所以他只是耸耸肩讥讽的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踏进空无一物的虚空,落进深渊。
那些丑陋的人形重新出现在深渊底部,凄惨的叫喊声里夹杂上了一丝欣喜。就在那些畸形手指要触碰到大蛇丸脚踝之时,下落之势倏然停止。
而停止的原因是因为有人拽住了他的手。空间被撕裂,凭空出现之人拽住了大蛇丸的手腕。不同于那些腐烂的人形,那是一双温暖且再大蛇丸熟悉不过手。
光自裂口照入,明亮的让大蛇丸有些睁不开眼,只能将那双金眸眯起,才堪堪能看清来者面孔。
……是自来也,并非幻影的自来也。
“想想我这一生总是失败,身为弟子,没能保护好自己的老师…身为师傅,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徒弟…也没能阻止好自己的朋友走上歧途…多少次表白总是被拒绝…本来想在那里打败佩恩,最后也并未完成…”
“但如果连死后也持续着失败那也太不帅气了。”
“所以这次我一定会阻止你再次堕入黑暗。”
“大蛇丸,抓住我!”
啊啊……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蠢话,即使死了这么多年智商也还是保持在六岁吗?
并且这人的徒弟还和他一样蠢,但偏偏就是这副蠢样,拥有照亮他人的力量,最好的例子就是大蛇丸他费尽心思拉进黑暗的佐助君被自来也那金毛徒弟用坚持不懈的蠢劲给拽回去了。
虽然大蛇丸说过佐助君怎么做都可以,但他那份微妙的不悦是绝对无法消除的。
这回你也要用这副蠢样将我扯回?这份天真真令人讨厌啊。
更何况……你竟然成功了。
紧抿唇线慢慢柔软,冷硬唇角渐渐上扬勾出微笑。他反握住那只粗糙且宽大的手,嘴唇微启。
“好,自来也。”
END

仿佛虚假tag的自蛇。
最初是因为大多数同人作品都是鸣佐都逝去多年了,大人依旧屹立不倒,然后洗澡时突然的思维发散,想“啊……那个人死时是什么样呢?”最后就有了这篇脑洞之作。
于那条道路上褪去的是他夺取他人身体后所融合的灵魂与一层层伪装,最后剩余的只有最基本的形态。他不惧怕落入黑暗深渊,因为他认为自身就是黑暗。而落入深渊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也没想好,不过既然已经被自来也救出了就不要在意那种小细节啦:X
仅想将自己心中的大蛇丸传递给你们,告诉所有人这位大人是多么的优秀美好……嘛,就是这样的脑洞作品啦。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