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_邱非我男票

火影中毒

存戏·大蛇丸

■鱼塘+水厂‖Faded■
■The monsters running wild inside of me■
■大蛇丸・509■

锋利薄刃于白灯之下反射银白光芒,不需太大力气便能轻而易举的切入人体。依靠着自日向那窃取的穴位图划开皮肤切开肌肉,挨个寻找那些穴道是否肉眼可见。对他挺立身体的悲切叫喊视若无睹,只在他哭喊渐小呼吸微弱之时才有些许反应。

丢了手术刀,两手皆握拳仅留食指中指竖起,轻点于人双眼上方。霎时,大量查克拉聚集自他开门休门冲入强行将紧闭阀门撞开,且未止凶猛冲向第三生门。

猩红血液自切开伤口喷溅肉眼可见的蓝色查克拉自那本是垂死之态的家伙身上溢出,灰白眼瞳几乎瞪裂,挣动愈发激烈似要将封印挣脱。琥珀色眼瞳眯起唇角上挑,附带着令人发寒笑意,便要将八门尽数冲开。然,在到第五门时那实验体胸口处便绽出血花,心脏已是承受不住爆裂。

“可惜了……这还是第一个能坚持到杜门的。”

血液汇成涓流染红地面,摇摇头语气中尽是惋惜却毫无悲痛之意,褪去白色外褂抹去脸上血腥又随手丢进血池踏过,任那抹白被浸成暗红。

脚步声回荡于空旷走廊,暗黄火苗无法将前路照亮,无数虚像于黑暗绽放。

夜晚起爆符绽放的火光,那其中夹杂着少年的血肉;雨声夹杂悲恸哭喊,撕心裂肺直冲灵魂;手术台上喷涌的血液和无力垂下的灰白手腕……

——生命是何等脆弱。

于八门遁甲下燃似蓝焰的查克拉;训练场内高高跃起的男孩,勾玉转动的红眸;秘藏书室内刻印在卷轴上,能令人死复生的禁术……

——生命又是何等的美丽。

生杀幻境不断迎来,细长蛇瞳却不断绽放光彩。推开密道尽头沉重门扉,巨大石坑内无数白蛇涌动,正中者更是有近两米粗细。

单手按于面庞笑声猖狂又逐渐平息,衣衫尽褪,内里身形形如枯槁,踏入蛇池任其缠绕留下咬痕。

——我憔悴不已,逐渐消逝不见。

伸手触上那巨大白蛇,记忆中细弱蛇蜕与他逐渐重合。池边血字汇成的阵法骤然绽放光芒,血肉身躯渐渐化入蛇身,却不有迟疑唯有疯狂。

——消逝吧,我已这般憔悴。 

以巨蛇为躯,细蛇为鳞,我将重获新生。

——疯狂的魔鬼萦绕我左右。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