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_邱非我男票

火影中毒

【all扉】扉间很忙[镜扉篇四]

联文,重生AU,ABO,镜后期有黑化,慎入。

“镜,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一些事情。”

按照扉间原本的计划,他是不准备让任何人参与进这件事的,然而扉间得承认这事一个人做不来。单就研究新术一事就已经耗费了他大部分的心力,再要分出时间去搜索斑的藏身之所对于他这个大病初愈的人来说还是太过于困难了了 。

至于人选,必须得是绝对的亲信,而斑也不是省油的灯,势必会用写轮眼设下幻术结界。亲信,能对抗写轮眼的......几个条件一加,答案显而易见,就是镜了。

而当镜踏入实验室的时,完完全全被惊到了。在他印象中,扉间的实验室总是干净、整洁、井井有条、没有任何味道的,包括信息素,来者都得在门外把味道弄得一干二净才能进去。

……而现在呢?打开门那一瞬间,满溢了整个房间的樱花味就那么飘散出来,跟镜那天在发现现场闻见的一样。不,那天镜在现在闻到的也就一点淡淡的残留,可比不上这攒了一室的味道。

——这是扉间老师的味道。
——好想上!!

这,便是镜此时的脑内活动了。浓度极高的信息素几乎让镜出现了一点幻觉,看见有一只手勾着他……镜对这种状况没有一点防备,可怜他打从分化前就单恋一人,别说和别的O一夜情解决生理问题了,春宫图都不怎么看,纯情到爆炸,此时遇上这一遭脸都红透了。

而造成这尴尬局面的人,却毫无知觉,只是合起手中卷轴往台子上一坐,朝镜招了招手。

“进来,记得把门关上。”

……如果换个人来,指不定就把这理解成性暗示了。可镜是谁?能呆在扉间身边的宇智波!他知道老师这一遭没别的意思,就是让他进去,关门,别回头任务情报让别人听见了。但镜现在真的不能进去,这浓浓的樱花味,再多闻一会别说小帐篷,他指不定脑袋一热都敢直接凑上去求欢了,当然,打不打得过另说。

于是镜就这么站在门口保持着开门的姿势,准备等扉间自己发现他的不对劲转而明白哪里出了差错。可扉间呢?压根没发现,只是皱着眉问他是不是发烧了,身体不舒服就回去,任务等病好了再做。

“不、不是,我没生病……”

“没生病就进来,站在门口,当门神?”

一问一答下来,镜终于不敢再假装门神,深吸……不,不能深呼吸,所以他退后了两步,站的笔直,尽力让自己只是在汇报公务。

“二代目大人,我并不是想站在门口,只是您的实验室里有一些会干扰我判断力的味道……”

镜没有将他闻见满屋子omega信息素这一事说的太明白,只是尽量隐晦的表达并不指明是由扉间身上散发出的。

“我知道了,我会处理。镜,你今天先回去,明天这个时间再过来。”

扉间的声音和往常一样,好似这满室味道不过是实验失败的结果,不关他的事。可镜清楚看见,扉间在听到刚才那段话时一瞬间紧缩的瞳孔。

镜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又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扉间一晚,便将门轻轻带上转身离开了。

镜离开了实验室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家中冲了个冷水澡。凉水平静了身上的燥热也冷静了他的脑袋,让镜终于可以好好思索起刚才所发生的事。

不对劲,自打那次战役后老师整个人都不对劲了。退于幕后的决定虽说有些突兀,但总是能解释通的,但现在看来,他的警戒心太低了,在对信息素的处理上。

想想那满屋子的樱花味,瞒了几十年的真实性别,镜不认为扉间会犯这种简单的错误让多年努力付之东流。回想起刚才的扉间,即使是一身常服,他也依旧带着那圈白毛领子,老师以前从来不这么干的,更何况实验室内温度偏高,戴着毛领子绝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

他在保护脖子。

——准确来说,是在保护脖子上的腺体。

可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镜想不通,完全想不通,揉了半天头发后只能将这一切放到一边,准备明天见面时,再好好观察。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