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_邱非我男票

火影中毒

【all扉】扉间很忙[镜扉篇五]

重生AU,ABO,人物轻微黑化预警,慎入。

在确认镜真的是笔直离开没有任何停留的回家这一事,扉间用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心力。

而当镜完全离开他的探知范围后二十分钟,扉间紧绷的神经才有些许放松,使他有些眩晕。他将双手撑在桌沿以支撑,捏地指节发白,缓慢且克制地深呼吸着。

可无论如何,他的鼻子都像坏了一样,闻不见镜所说的味道。

不,可能不是像,而是真的坏了。

自打醒来已有两月有余,扉间总觉得身体的一些能力比起这具身体本该达到的程度弱了一点,却也没将这一变化放在心上。毕竟虽然在医疗忍者和千手家那强悍的体质的帮助已经让他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但那毕竟是去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严重伤势,留下点后遗症也不奇怪。

可这信息素,他刚来的时候的的确确是能闻见的,无论是他人还是自己的。闻不见信息素,直接导致他无法准确的控制信息素的收放和抑制剂的用量,也导致了刚才与镜见面时的尴尬。

这具身体的状态不太对。在扉间得出这个结论后,他当机立断的以鹰做传信使告诉镜明日不必再来,并迅速的制定了一份身体测试和每日训练计划来判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

虽说这将本就稀少的睡眠压缩的更少,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扉间终于对身体上正在发生的状况有了个大概得了解——这具身体的机能,在渐渐衰竭。

无论如何训练,各项能力都没有回复的趋势,反而减弱了那么一点。不管怎样微弱,的的确确是减弱了,对此扉间能找出的合理解释,是灵魂与身体的契合度并不够完全,所以产生了不良反应。

训练中其实有出现过几次嗅觉突然恢复的情况,好在那回过后扉间就加重了抑制剂的使用,屋子里头的味道还不至于特别明显,而在维持一两日后又会恢复成闻不见呢状态。有人或许认为嗅觉都能恢复那体能也能,说不定过一阵子就好了呢?

但扉间清楚知道,对信息素感知的恢复,其实不过是体内各方各面平衡失调,激素等陡然增高陡然变低造成的,体能一直在稳定的下降。

该如何消除这样的反应,扉间暂时没想出好的解决方式,只得将其放置,然后加紧了针对性忍术的开发研究和探索斑所在地。

毕竟留给他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再说回镜,扉间一封飞鹰传书将镜准备第二日再好好观察的小算盘打碎,同时也加重了镜心中疑虑。

自打那日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他的老师再也没给他哪怕一点联系,拒绝任何人上门访问,就连日斩想请教点关于时政上的问题都得通过鹰去传信。

“扉间老师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六人小队久违的会议上,日斩发出了提问。

“二代目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我们只要照做就对了。”团藏笃定的说,拳头却偏偏握紧了一点,似乎是想起了遭遇金银角追击时的情景。

“我当然相信老师!”即使当了火影,日斩身上依旧保留着一些少年习性,拔高了声调,然后又低下头“虽然老师现在做的事的确符合他的风格,也能看出隐藏着什么理由,但……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嗯……这么说吧,像老师,又不像老师。”

这句话,听的镜仿佛落入冰窟一般。

“感觉和没说一样嘛。”取风从怀里摸出了和果子,这么回道。

争吵渐起,各人发表着各人的意见,谈不拢也讨论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镜没有参与这场争吵,依旧陷在刚才那句话中,他觉得他摸到了什么,只差一点就可以看见真相。

“镜你说你怎么看!”

突然,日斩的一句话把镜拉回现实,五个人现在都在盯着他,眼里甚至隐藏着一点担心。毕竟对于暗恋扉间的镜来说,扉间出现变化肯定会造成影响的。

镜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五人,他的手脚依旧有点发凉,却依旧迅速的做出了回答。

“嗯……我有了点猜测,但不太方便说出来,这件事能先交给我吗?”

“我会弄清楚的,相信我。”
TBC
下章怼黑绝准备,下下章和下下下章开车解决黑绝,两件事顺序不定,然后直接完结,乐观点想,指不定白天坐车的时候就能写完,算盘美滋滋。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