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_邱非我男票

【全职高手同人】账号卡梗 最重要的事。

闲的发慌随便写写
账号卡的故事
作者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预警 微一叶之秋x君莫笑
我是一张荣耀账号卡,名为君莫笑。我有意识后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簇拥在电脑前熙熙攘攘的三个人。
两个半大的少年和一个女孩,叽叽喳喳的说着“荣耀”“千机伞”“散人”一类自己听不懂的话。
一进入游戏,他们带我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升级做任务,而是让一个叫“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交易一堆材料,然后做了一把银武,名字就叫千机伞。透过电脑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悦、兴奋,和对我的期待。
正在他们打算让我去做任务时,服务器却要关闭更新了,我想晚点就晚点,反正我肯定会大显身手的。
而没想到的是,来到那个下线账号卡居住的区域,自己一呆就是八年。从一开始的期待,兴奋,到后来的失望。
而0级什么装备也没有的自己,打不过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色。
他们聚集过来嬉笑着“看那,那个家伙竟然没级!”“废物啊~”等等等等,嘲弄之词不停的向耳朵里钻来。
而我面无表情,毕竟那是实话,我很弱很弱。
而在呆到八个月的时候,我再次看见了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来找我时我正在被一群50级的家伙殴打,他挥舞着战矛赶走了那群家伙。
我沉默的看着他,他问我还记不记得他。
我说记得。
他又说创建你的人死了,在今天。
我凶狠的看着他,喊道:“那又怎样!八个月了,除了第一天,他一次都没登陆过我!”
这次轮到他沉默了,我与他对视良久,终于,他转身离去,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叹息。
一叶之秋再来时身边多了一个女号,叫沐雨橙风,枪炮师,还有一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长的跟创建我的少年很像。
“这是你哥哥,那是妹妹。”他说。
“开什么玩笑,这种设定你以为我会相信?”
一叶之秋摇头:“你们都是一个叫做苏沐秋的人建的号,自然能算兄弟姐妹。”
我看了看秋木苏和沐雨橙风的等级,满级,顶尖的装备。我冷笑。
“滚。”
然而他们却没走,而是住在了我家旁边,照顾我的一切,不让别的角色欺负我。
这样的日子过了18天,秋木苏和沐雨橙风找上了我,他们说:“先别骂,安静的听,听听那个世界传来的声音。”
我虽然不懂他们要干什么,却还是照着做了。
身心渐渐平静下来,忽然,我看到一个少年,就是当初创号时见到的那位。
他使劲的捏着我的卡身,眼睛有点红,不断的重复念叨:沐秋。
等意识回去后,一叶之秋也站在了我面前。
“愿意听我们说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吗?”秋木苏开口说。
然后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跟我说为什么我自创建后就没登陆,创建我的人是位多么伟大的家伙。
听完后我对那个叫苏沐秋的人的憎恨却没有减少,连带着讨厌起了沐雨橙风。
凭什么?凭什么?我比你先创建,为什么是你可以驰骋在荣耀的世界,和一叶之秋并肩,炮轰一个又一个的敌人,默契无人可敌?
明明只要把我升到20然后转职枪炮师就好了啊!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没有任何在荣耀这个世界展现英姿的机会…醉卧沙场君莫笑…你倒是让我上沙场啊……
当晚送走他们后,我独自一个人,哭了。
剩下七年,我与他们相伴,沐雨橙风的操作者换成了一个女孩,叫苏沐橙,苏沐秋的妹妹。
我说:那家伙感情是个变态妹控啊!
语气里充满着讥讽和浓浓的恶意。
一叶之秋第一次对我发火了。
“苏沐秋很厉害!他是妹控不错但我不希望你说他是变态!”他捂着脸,声音颤抖“你不知道,他有多棒。”
是啊,我不知道,你们没给过我机会不是?
秋木苏却只是随意笑笑,那表情真让我讨厌。
剩下的七年就这么过去,秋木苏也再没被任何人登陆过。
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经常给我们讲外面发生了什么,例如今年蓝雨有个剑客特烦人一类的。
这让我更向往起那个世界。
而七年后,荣耀第十区开放的前一天,一叶之秋的主人换了,我也挺为他伤心的。
毕竟这些年他待我还是不错的,而他和叶修在嘉世遇到地事情沐雨橙风都会偷偷跟我说。
而我却没想到,他的倒霉日,却是我的幸运日。
在他们惊讶的眼神中,我消失在一片白光中,再次恢复视线已然是人山人海,和八年前一样。
如果不是正被操作着,我又想哭了。
这个名为叶修的男人是自己新的主人,他在失去一叶之秋之后选择了自己。
这样也不错,我想终于可以体验他们说的世界了。
叶修带着我一步步升级,他真的和一叶之秋沐雨橙风说的一样,优秀的不得了。
沉寂将近八年的梦想再次浮上心头,叱咤副本,将第十区弄的天翻地覆。
下线后那群喊自己废物的家伙再也没法开口,这次不用一叶之秋出手,我就能解决他们。
身边的伙伴一个个多了起来,我和一叶之秋秋木苏的关系开始远了起来,更多的时候我会去找包子入侵他们。
而一叶之秋还是和往常一样一话不说,秋木苏也还是懒洋洋的笑着,跟一叶之秋背靠背的坐在一安静处,什么也不干的呆很久。
挑战赛胜利后,我无意间表示处对一叶之秋的不屑后,那个一直很温吞的沐雨橙风当即甩了我一巴掌。
我当时就愣了,要知道她就是当年我讨厌她的那些日子,她甚至都没发过一次火。
“你连孙翔都比不上!”沐雨橙风怒气冲冲的对我喊,然后转身跑掉了。
我愣了,寒烟柔包子入侵昧光等等,都说我这次太过分了。
当晚,我一个人想了很久。
然后我猛然发现,我把这一切当成了炫耀。
不是荣耀。
包子入侵他们虽然都是新人,也和我一样追逐副本记录,野图boss,一场场胜利,而他们却是在享受。
我也在享受,不过我享受的却是这一切给我带来的赞美,鲜花,和荣誉。
依稀记得当叶修交出一叶之秋时说过:“如果你喜欢这个游戏,就把这一切当成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我不配做他的卡。
我去敲响了一叶之秋的门,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他只是像以前一样揉揉我的头发,说:“没事,我不在意的。哭成这样多难看啊!”
一叶之秋压根没怪过我说的那些话,跟叶修一样。
我找回了本心,在比赛中的应对更得心应手了几分,心下更加喜欢上了荣耀这个游戏。
而总决赛上,叶修和我打败了敌人,成为了冠军,印现在空中的荣耀二字,填满了我的心头。
我兴冲冲的去找刚在赛场上打过的一叶之秋,分享我的喜悦。
当天,大家庆祝到很晚,难得喝醉的一叶之秋喃喃的说:“苏沐秋,君莫笑夺冠了,你看见没……”
那个时候的我依然讨厌苏沐秋,却也尊敬着苏沐秋,他是一位绝顶的荣耀选手,我可以讨厌他,但不能不尊敬他。
而这时听见苏沐秋我依然是不悦的,却也没好意思发作。
秋木苏却是在散场后又找了我一回,我与他提着酒坐在屋顶上,他说:“恭喜夺冠。”
“谢谢。”
就这样我与他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一会,都没说话。
他突然哭了:“君莫笑,其实你才是我们之中最幸运的啊!”
我不解。
“当初只有你,是寄托着无限的理想被创建的!即使没被继续升级,叶修也将你时时刻刻放在最贴身的口袋!”秋木苏继续说,满口酒气,却只有那双眼睛依旧亮“他们对你的期望从未减过半丝!而我从开放神之领域的时候就知道你必将重见天日,只不过时间久了些!而我,却再也没机会上线了!再也没机会去体会荣耀给我的乐趣了!”
他哭得很狼狈,不复平常那老笑着的模样“苏沐秋出车祸时,我的卡身,就被碾碎了啊!”
他唠唠叨叨的和我说了很多,我倒最后也喝的不清醒了。
但是我不再讨厌苏沐秋了。
我这一生最幸运最重要的事情,不应该是拿到冠军或是其它的,而是被他创建!
苏沐秋,你,既是荣耀。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