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_邱非我男票

火影中毒

双人冒险(探险家x黑莓)

私设有,我流探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自打黑莓来到宅邸工作后,在派出去找探险家的饼干中,都是她最先找到目标人物。并且随着次数的增多她也越来越熟练,经常独自一人离开,而在大家发现黑莓不见了的时候,她已经把探险家带回来了。这种事发生的多了,其他饼干也就自然而然的将这项反复到令人烦躁的任务交给了黑莓,她对此也毫无怨言,做事就该有效率的进行,和她一起去的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其他饼干了。
  是的,黑莓饼干有一个秘密,她的身边除却那位能帮行程打理的仅仅有条的幽灵管家外,还有其他饼干见不着的四个小怨灵。
  说是怨灵,其实它们什么伤害也没有,还相当了解家务活,总是会在黑莓工作忙的时候偷偷变成她的样子,一同帮忙。
  “如果你们愿意让其他饼干看见的话,肯定会得到比我能给你们的分量更多的活动。”黑莓偶尔会在那四个小怨灵围在一起吃果冻的时候这么提议,在它们的帮助下黑莓的工作效率很高,理所当然的也有比其他饼干更多的果冻作为工资,可这多出来的部分,在她眼里是抵不过小怨灵们的贡献的。
  但,每当她这么说的时候,怨灵们都会不停地摇头,然后用蓝莓果冻摆出“不要!” 的字样了,黑莓对此也毫无办法。
———————————————————————
  探险家饼干最近郁闷极了,自打黑莓来了,他一次能呆在外面的时间就越来越少,频繁的被抓回家里学习该怎么成为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探险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看向穿着到脚踝的哥特风裙子却没让裙摆粘上一点泥土的黑莓,大喊起来“我可是废了好大力气才进来的……”
  “是秘密。”黑莓这么看着在面前飞来飞去邀功的小怨灵们,这么说着。
  探险家有点丧气,当他回过身,想抱一抱自己的背包时,就发现那个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扑向了黑莓。没办法,每次回家黑莓都会细心替它洗掉满身尘土,然后用吹风机把它吹的暖烘烘的。
  “叛徒!”这是正在房间里被人看着的探险家,从窗户看到正在花园晒太阳的背包时所说的话“我一点也不喜欢黑莓,她剥夺了我的自由。”探险家小声的说着。
  他突然抬起脑袋,看向吊灯,上头空无一物。家里怎么会有东西在吊灯上呢?自己一定是在野外呆的太久变得一惊一乍起来了。探险家这么想着。
———————————————————————
  探险家发现,最近他逃家好像变得容易了一点,也不会很快就被抓回去了,而每次在外面的时间,刚好够他结束一两个地方的探险,还可以休息上一天来缓解疲惫的精神。
  我躲饼干的技术变好了——探险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能是黑莓在放水,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探险家用一颗宝石果冻,从其他女仆那换来了答案。
  “黑莓她对您父亲说,在外面历险有助于增加您的阅历,更何况,不定时让您出去放风的话,您肯定会变得完全学不进去,所以才……”
  “那么,我继续去干活了!”
  ……即使这么做,我也不会感谢你的,说到底,没有你他们根本找不到我!探险家有点孩子气的想着。
  不过自打黑莓给他留出空闲探险和整理背包后,他的探险明显变得更舒服了,各种意义都是。
  而匪夷所思的事,也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这起源于一个意外,这次探险家所去往的遗迹罕见的和另一队饼干撞了,可不是所有饼干都像勇敢饼干那样正直。所以,那些饼干为了独吞遗迹里的财宝,在探险家的绳子上弄了点磨损,当探险家使用那条绳子下落到一半是,绳子断开了。
即使背包总是漂浮在探险家身后,可背包毕竟不是飞毯,废了很大劲也只是减缓一点下落速度。当探险家从昏迷时醒来时,发现他的右腿已经骨折了,背包上破了个洞,大概是树枝刮得,虽然不大却也没办法再让背包飞出这个坑去寻求救援了。
  当第五天过去,探险家已经吃光了他带的所有食物和水,探险家抬头看着洞顶,没由来的想[她这次还能找到我吗?]
  答案是能。探险家有点发萌看见黑莓带着一堆饼干急匆匆的赶来。这次她没有那么游刃有余了,帽子不知丢到了哪,裙摆和皮鞋上都是泥土,还有细小划痕,显然以后是不能再穿了。
  “没事了,您先睡会,我们会送您到旅馆的。”虽然衣服很脏,但黑莓的仪态依旧无可挑剔。大抵是可以放心了,在听到这句话后不久探险家便睡着了,一夜无梦。
  醒来时,向来不离黑莓身的幽灵管家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对着本子涂涂改改。
  “我在修改行程。”应该是注意到了探险家的目光,幽灵管家主动开了口“因为临时出门,所以很多行程都得重新安排了。”
  探险家凑过去看了一眼本子,随机就被上头紧凑的行程给吓到了,而偶尔的休息时间,也基本被标上了“接探险家回家”这一任务。现在虽然他这回不用接了,延后的行程反而把休息时间填的更满了。
  在家修养期间,探险家无意间听见了黑莓和自己父亲的对话。这次遇到危险,疼爱儿子的父亲几乎是想禁止探险家再去探险,而黑莓,则是在争取探险家出门的机会。
  “我会保护好他的,我保证。”
  ……即使是探险家,这次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
  再又过了那么两次冒险后,探险家终于从月光魔法师那得知了黑莓每次都能准确找到他的原因——在月光魔法师的魔法下,探险家看见一个半透明的小东西漂浮在空中,小东西对着突发状况还有点茫然,楞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探险家在小怨灵逃跑前抓住了它,凑过去,脸上的笑容有那么点贼。
  “你别跑!我跟你商量点事……”
  ———————————————————————
  黑莓发现,怨灵这回给她带的路有点不一样了。依旧是干净安全的路,但是却很漂亮,不像是小怨灵的带路风格了。当她找到探险家的时候,他就在遗迹里最好看的地方扎着营地,看见黑莓过来后就开始在背包里翻找,半天也没找出个结果,最后干脆一股脑全倒出来都推过去。
  “喏,这些都给你。”倒出来的东西都是宝石果冻“作为你上次救我,和每次带我回家的谢礼!”
  ……一向冷静的黑莓,低下了头,用头发遮住了有点发烫的脸。
  等到下次时,小怨灵带她去找探险家的路又变回了原样,等到回程时就变成了探险家带路,领着黑莓把遗迹逛了个遍。
  “这块壁画描述的故事大概是……”
  探险家滔滔不绝的介绍着。
  往后的每次都是这样了,突然间,不像是黑莓去接探险家回家,而是探险家先行去探路做攻略,然后等到黑莓有时间了再带他好好玩一通放松了。
  “这次,他们去哪个地方冒险了?”留在宅子里的小女仆看着月亮这么想着。
  而这时的探险家和黑莓,正在大海旁边,为海妖精饼干收集温暖之心呢。
END
 

评论(1)

热度(9)